北京快乐8
创始人说 FOUNDER

 


我是李守龙,来自山东省一个不算有名但有深厚历史的县城——莒县。对我有兴趣可加QQ155349015或微博关注@心理沙盘李守龙

【曾经经历】
与众多年轻人一样,大学毕业后回家乡工作——我也一样,回到莒县第三中学,参加工作。当时心理咨询室都没有开设,更没有心理课,心理学专业毕业的我,不得不接受学校安排,担任历史老师。在外人看来不是主科(数学、语文)的老师应该很轻松,其实根本不是这样。主科老师只带两个班的课,历史老师可要带7个班的课。最多的时候一天8节课,晚上回去嗓子都是冒烟的。作为年轻老师,还要担任班主任,晚上要值班看自习……当然还有其他临时任务。
 
看到年长的老教师,突然好像也看到我的明天。在内心,我是不甘于这样状态的。我要改变自己的命运,把命运紧紧抓在自己的手中。
做好决定后,就利用可能挤出的时间,自己复习,准备考研。曾经在晚上看学生自习的时候,自己趴在讲桌上睡着了,因为早上不到5点自己就起床看书。不过不到5点就起床这个习惯一直保持到现在。

经过几个月的突击,考回自己的母校——曲阜师范大学发展与教育心理学专业。在这个三年中,是真正的学习阶段,因为这个阶段的学习是带着思考在学习,而不是以前那种主要为了考试。

【我与心理沙盘】

也恰恰是在这个阶段,我接触到了心理沙盘。

对心理沙盘的理解都是基于一两本书籍的笼统介绍。对于心理沙盘,当初仅仅是听说过,但没见过。

我对荣格的分析心理学比较感兴趣,可以说当时图书馆中有关荣格的所有书籍都被我读过。也正是因为荣格,我对心理沙盘有了个模糊的认知。

感谢当时有位任课老师彭贤,可能我们在九型人格中的类型是一样的,所以有很多相同的地方,相处很愉快,特别在专业的敏感性有共通的地方。于是我成了不是她助手的助手。

彭贤老师当时是通过网络课程跟申荷永老师学习心理沙盘的,并且自费购买了曲师大第一款实体心理沙盘。

因为跟彭老师走的比较近,由此接触到真正的心理沙盘。给彭老师做助手是非常有意思的一件事,因为可以相互探讨沙盘技术及沙具意像。后来我们一起编过一本《人际关系心理学》。

其实对心理沙盘的印象最深的主要不是沙盘运用,在十几年后的今天回想起来,却是在心理沙盘刚到整理沙具的时候。
当时心理沙盘很贵,600多个沙具的配置加上一个沙盘价格要接近4000元,相对于现在来说可能贵了不止3倍(当然其价格主要贵在培训费用上)。但那时的沙盘质量确实很差,最少不是松木的,而是板材的。

为了省钱,心理沙盘的沙子是从附近工地上要的。整理沙子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。我记得最少经过1)借筛子筛,2)水洗(专门准备了3-4个大盆子来回折腾),3)晒沙(晒沙的时候还要选择不刮风的天气)。

而这一切都是需要大空间的。彭老师当时的房子不算大,前后一折腾,1个多星期过去了。

这个经历我也给不同的客户讲过。其实有时候客户为了省钱,要自己配沙子,反倒最后很费功夫。

毕业后到新疆一所地方院校做心理教师,那一段时间除了接触过很基础的心理测评系统,其他心理设备几乎没有。讲课、做咨询全凭以前上学时候所学或者临时学习后再转教给学生。

【从心理沙盘到3D数字心理沙盘】

后来到北京后,走上了做心理设备这条路。

最初就发现心理沙盘存在很多问题,主要是心理沙盘并不是给心理咨询带来方便而是带来麻烦,特别是污染这个问题在低价心理沙盘中几乎是不可避免的。另外,对沙具的整理、沙盘分析报告的撰写,也限制了它的进一步普及。当然,心理沙盘理论带有玄学的味道,也因不能统计分析而做量化分析一直备受挤压。如果有一款软件来实现这些功能就好了。

早在2010年就跟当时的老板谈起过3D数字心理沙盘(当时提出的名字是虚拟心理沙盘)的概念,由于各种原因没有实质性发展。

之后我开始做心理测评软件。单纯的心理测评软件是难以满足多数客户需求的,也就是客户往往要求一起配置一些硬件,其中最多的就是心理沙盘。这种现象随着2012年教育部出台心理辅导室建设的指导性文件后更加显现出来。因为在没有其他更好设备情况下,心理沙盘成为普遍配置的基础设备。于是我们也开始销售心理沙盘,而且也找到很靠谱的心理沙盘供应商。

但是我对
3D数字心理沙盘的思考从未停止过。随着2013年虚拟现实技术的进展,开始跟懂虚拟现实的朋友接触,并深入沟通了我对3D数字心理沙盘的想法。也是因为各种原因,没有在最初的2013年将3D数字心理沙盘做出来。当时已经有公司将类似的产品做出来并推向市场。

直到2015年找到我的前同事阿力,情况发生了转机。阿力毕业于师范大学心理学专业,本科是西南大学软件工程专业,研究生是应用心理学,读研期间他对生物反馈很感兴趣。他算是即懂心理学又懂软件开发的复合型人才了。在我遇到的三位复合型心理开发人员中,阿力不算智商最高的,但绝对是最具担当与钻研性的人。在我们沟通
3D数字心理沙盘思想的时候,他并不熟悉3D数字心理沙盘/电子心理沙盘所用的技术。

经过多次深夜促膝长谈,阿力开始将
3D数字心理沙盘作为一个项目来认真考量。到后来他说,这辈子就做3D数字心理沙盘这一款产品了!(你可知道,阿力是生物反馈领域信号处理的专家,放弃以前所专长的东西,只对3D心理数字沙盘感兴趣!)

2015年阿力开始自学
3D数字心理沙盘开发所需要的技术。2016年新年,阿力没有回老家,自己一个人在北京的寓所 ,将3D数字心理沙盘软件的原型做出来。而当时他身上不足100元钱,他用这点钱苦苦支撑了近1个月(后来跟我谈起这个黑暗的春节,我俩抱头痛哭)。

经过历时几个月的测试与完善,一款能够为客户提供服务的
3D数字心理沙盘终于成型了。

如果我遇不到阿力,
3D数字心理沙盘不可能出现;如果阿力没有对我的信任及所描绘项目前景的好奇及兴趣,3D数字心理沙盘不会出现;如果阿力没有持续钻研、超越绝大多数技术人员的胸襟与眼光,3D数字心理沙盘也不可能出现。

3D数字心理沙盘是属于阿力的。

2017年经过客户验证及听取行业专家的意见,我们在功能上把
3D数字心理沙盘推进到一个新的高度。同时我们开拓性地将交互式触控一体机作为3D数字心理沙盘的硬件,成为首家将3D心理数字沙盘软硬件集成的公司,让3D数字心理沙盘在功能与实用性上更加贴近了实体心理沙盘。

3D数字心理沙盘在服务客户的同时,也在不断完善,特别是借助当前新的3D技术与3D装备。

未来的
3D数字心理沙盘将超越心理沙盘本身的限制,而成为心理咨询与心理辅导提供技术支撑的运载平台。这是我们团队共同的梦想。

我期望这一天早日到来!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
对我有兴趣可加QQ155349015或微博关注@心理沙盘李守龙,电话13552472059











 

 

 

关于我们 VISION
 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